推荐资讯

尖叫一声仿佛疯了一般扑向了我可刚到我身边

发布时间:2018-06-19 17:43 浏览:
 燕九看了看我,认真的说道:“这个也没办法,谁让所有的证据都指证你是凶手,按照龙海生律师的说法,在人证物证都指向你的前提下,如果没有其他证据,你有可能被判处谋杀罪。”
 
    我有些愤怒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好心,可那个兄弟怎么办?他难道不会被判刑吗?更主要的是,我明明没有杀霍老爷子,可现在这么做,这个家伙彻底是我杀的了。”
 
    车里的人沉默了下来,不再说话。
 
    我们很快到了盛世建筑公司的经理办公室,朱友谅已经等在了那里。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和我进来。”
 
    可是,当他走进屋子的时候,却悠然的坐下后说道:“林总,你在骂我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对方这个态度,让我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说吧!”
 
    朱友谅很认真的说道:“在人证和物证都有的情况下,怎么样才能让你脱罪呢?我想了很多办法,可最后想到的是,如果真凶出现的话,你自然就没有罪了。”
 
    我虽然有些不爽,但朱友谅说的没有错,这个确实是唯一的办法。想到这里,我放弃了训斥朱友谅的想法,而是叹息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自己兄弟当了我的替罪羊,很不爽。”
 
    “其实我们等于帮了那个人,他会感谢你的。”朱友谅平静的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道:“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朱友眼中露出一抹悲伤:“这个家伙是阿达的兄弟,不过已经检查出晚期胃癌,根本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而他替你担罪,我给了他母亲打了二百万,而且给他女儿送到了最好的私立小学,以后直到上大学的学费,都由我们盛世公司来负责,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我不再说话,因为我知道,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的话,也会愿意替我去顶罪。可不管怎么说,我心情都很差,差的想要骂人。
 
    “行了,你出去吧!让我自己静一静。”
 
    朱友谅点了点头后走了出去,我看着桌子上的鱼缸,陷入了矛盾之中,并不是优柔寡断,可是哪怕那个小子愿意替我顶罪,可我心中却也说不出的难受,那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人卡住了喉咙一样。
 
    更让我有些无奈的是,一个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
 
    我沉吟了一下,接通了电话,可还没等对方说话,我先说到:“在你骂我之前,请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对方并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得问道:“什么问题?”
 
    我将刚才朱友谅的问题重复了遍,对方沉吟了半晌之后声音冰冷的说道:“可你这是在妨碍司法公正,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我苦笑一声道:“我知道不对,可因为莫名其妙出现的证据,我就必须被判处莫名其妙的谋杀罪,这难道对了吗?”
 
    对方被我这句话噎的半天说不出来话,过了好半天冷哼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我挠挠头,心里想着,看来那位刑警队大队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的话。
 
    这件事我承认做的有问题,可我却敏锐的发觉,里面显现出一个真正的问题,杀人的动机也许是在陷害我,可还证明另外一件事,那就霍三真的有这样一个账本。
 
    那么说,如果真的拿到账本,就可以将霍三置于死地。
 
    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撕心裂肺般的大叫:“林白风,你给我出来,我和你势不两立,老子今天要和你拼了!”
 
    我皱了皱眉,这可是盛世公司,对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竟然在这里辱骂我,不想活了吧?正在我想着,门被燕九推开,两个保安已经捏着一个人的脖子走了出来,这个人虽然被捏住了,却依然尖叫道:“林白风,你不得好死,老子要杀了你。”
 
    我挠了挠头,看了眼这个家伙,叹息道:“难怪你父亲临死的时候还惦记着你,你果然是个纨绔子弟。”
 
    “你说什么?”霍天赐的脸都绿了。
 
    他刚想说再次骂我,燕九一脚踢在他肚子上,踢的他直接弯腰,差点连酸水都吐出来。我冷冷的看着这个家伙,无奈的说道:“霍天赐,我实话和你说了吧!你父亲真的不是我杀的。”
 
    霍天赐喘息着看着我:“我进去的时候他还好好的,你进去他就死了,而且匕首上有你的指纹,你还要抵赖吗?”
 
    我心里暗道:“如果我要杀你父亲,我怎么可能连个手套都不带,你是猪吗?”
 
 第七百二十一章 弱点
 
    我看到在霍天赐丧父之痛的情面上,本来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可这个家伙怒火中烧之下,根本不管我说什么,依然大声的咒骂个不停。
 
    我也是心烦,指着他说道:“给我将他的嘴堵上,送到建筑公司的健身中心去!”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来到建筑公司,却见霍天赐被两个人牢牢的制住,当看到我的时候,他不由尖叫道:“快点放开我,我要为我父亲报仇。”
 
    两边的小弟上去就给他两个耳光,可对方却不管不顾。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后说道:“算了,放开他吧!”
 
    两个小弟只好松开了手,霍天赐见我放开了手,尖叫一声,仿佛疯了一般扑向了我。可刚到我身边,我一脚已经踹在了他的胸口,直接踹的他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对方还没明白
    当霍天赐听完这些话之后,整个人想要从我的脚下挣脱下来,可最后却只是徒劳无功。而我轻轻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说完之后,我轻轻松开了脚。
 
    霍天赐喘着气爬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我。可他刚想要再次冲过来,我却冰冷的说道:“你最好想清楚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根本没有杀你父亲的理由,不过你如果依然觉得是我干的,要找我报仇,我就只好杀了你!反正你私自闯入我的盛世公司,并打伤了几个人,然后无意中从楼上掉下去摔死,也不是不可能的。”(((
 
    面对我的威胁,霍天赐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最终抬起头,泪流满面的说道:“真的不是你杀了我父亲?”
 
    我点点头道:“其实,我比你更想知道凶手是谁?因为我有个兄弟因为他而进了监狱。”
 
    其实,我刚才的话并不全是真话,可这个霍天赐平时被父亲保护的太好了,根本没有社会经验,当我说完这话之后,他却真的信以为真。
 
    突然,他大声说道:“我知道了,是霍三,一定是霍三杀了我的父亲。”
 
    我有些意外的说道:“你有证据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