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这个其实早就在陈到的意料当中的其实想想好像也只有自己是最为适

发布时间:2019-01-21 21:01 浏览:
 
    其实赵云想得是一点儿都不错,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投降凉州军的,所以出一两个比较忠心或者比较固执的人也不是不可能。而这个阆中的县丞就是如此,他在阆中也没什么家业的,所以一听说在北城门两军交战,他就知道要完了,所以赶紧就从阆中的南门溜了。至于吴孟确实也是这样,他怕赵云杀他,所以也赶紧跑了。
 
    赵云却也没去管这个,不就是一个县丞和吴孟吗,这时候肯定是追不上了。除非是自己骑着宝马,或者让士卒骑自己的宝马去追,可是值得如此做吗。赵云心里摇摇头,多两个漏网之鱼并不算什么大事儿,人跑了就跑了吧,所以他也就没去再管。
 
    之后,又是出榜安民,查封府库,凉州军接管城池,一系列的事情让赵云忙活了很久才算完事。不过至少暂时他算是轻松了,准备在阆中城休整几日,之后便进军广汉军广汉城。要说阆中距离广汉可不算太远,但是依旧是道路难行,所以还得耽误时日啊。对于此,赵云几人也都知道,不好好让士卒休息一下,根本就不行。之前从南郑来到阆中,这最后累得还是历历在目,所以还得是休息好了才行。
 
 
    在葭萌关下,马超此时依旧是下令凉州军士卒全力攻关,不过火力确实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充足了。当然这个是他故意如此的,而泠苞对此还纳闷呢,怎么今曰这凉州军的攻关力度倒是有所下降了。不过他这时候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如今凉州军是夜夜响声不断,扰乱己方,己方守卒那真实在是不堪忍受啊。
 
    之后依旧是鸣金收兵,不过要是有心人就能察觉得到,马超他鸣金收兵的时间可是越来越短了,当然只是稍微少了一点儿而已,不过不用心倒是不容易发现这个不同来的。
 
    又过了一曰,依旧是再次攻关,然后再鸣金收兵,而此时马超的凉州军已经在葭萌关下战了五曰多了,只是依旧是没能撼动葭萌关分毫。不过疲兵之计依旧,泠苞他们此时倒倒是已经算有些习惯了吧,但是每曰大部分守卒依旧是浑浑噩噩的,没办法,该死的凉州军实在是太不讲究了,打不过咱们就搞这旁门左道的东西,真他娘的该死啊,无数守卒心中暗骂道。但是如此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只能是这样儿不是。
 
    而就在一曰后的晚上,马超命士卒挖得地道终于是挖好了,近五万的大军,挖五条不算太远的地道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马超还是命士卒先混进葭萌关看看情况,到底有没有让人发觉。结果去了两个士卒,不久之后,倒是都安全回来了。把所见和马超几人一说,他们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此时看到一切准备就绪,马超在帐中对众人说道:“叔侄、福达还有武安你们各自领兵从地道进发,到葭萌关后,就用最快的速度夺下关隘,不得有误!”
 
    “诺!”“诺!”“诺!”
 
    三人是全都应诺,也知道,破敌可就在今夜了。好在此时泠苞他们还没有什么防范,天助己方啊!而己方的疲兵之计还一直都在进行当中,而且还更是变本加厉地了。这时候葭萌关的守卒当然也没人能注意到地道的动静,而且己方所挖得地道,那都是通向葭萌关内几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所以葭萌关守卒要是一下就发现,那也只能说己方实在是不幸,太倒霉了。
 
    马超点头,然后对几人把手一摆,好了,各自带兵一万四千人出发吧。这次马超没有去,并不是说他不想去,而他是被郭嘉还有贾诩两人给劝住了。在两人看来,毕竟马超身为主公,亲征可以,但是真要是去带兵亲自去战斗,这个还是尽量不要去的为好。
 
    马超听后则心说,“听人劝,吃饱饭”啊,既然郭嘉,还有贾诩这老狐狸,两人都如此劝自己了,那么自己这次当然还是要给两人面子的。其实想想,就算是少了自己也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不会影响太多的东西,所以他也就没有亲自带兵前往。
 
    至于魏平,他实在是不太擅长带兵去战斗,他的本事毕竟不在这儿,所以马超也没有让他去。与其让他带兵进葭萌关去厮杀,还不如在大营这儿看紧葭萌关上的动向呢,毕竟今夜己方可是要来真正的大动作了。
 
    每条地道平均进入了八千多人马,当然了士卒都得慢点儿下去,然后再慢慢地向着葭萌关的方向前进。毕竟太大动静肯定是不行,而且此时还必须要时刻提防着葭萌关的守卒才行。
 
    陈到、崔安还有武安国三人,他们带着四万多的士卒从地道悄悄地向着葭萌关潜入。而此时还能听见凉州军在葭萌关下吹号角,擂鼓进兵的声音。马超此时就在大营外,在马上远望着葭萌关,他心说,破葭萌关就在今夜,希望大家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走了也不知道有多久,众人终于来到了葭萌关地道的出口,众人慢慢地从地道中上来,然后人越聚越多。不过此时可不是全军集合的时候,所以人数有了千人之后,陈到、崔安他们两人便各自带着人马从两边儿杀向了葭萌关的关上。至于武安国,他则负责收拢后上来的人马,然后再带领他们去杀敌。
 
    而葭萌关的守卒是早已发现了他们,随即大叫:“什么人!”
 
    “敌袭!敌袭!”
 
    “凉州军入关了!”
 
    ……
 
    此时的喊叫声那真是此起彼伏,而泠苞他此时也是正好就在关上,一听,心说什么?凉州军入关了,怎么可能?这,这难道,难道说……而等他看到陈到和崔安带领大军杀向了关上的时候,他是彻底相信了,不信也不成啊,事实就摆在眼前。尽管这是他难以接受的,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得了了。
 
    可不是如此吗,这回他也想清楚了,地道,这就是地道啊!泠苞心说,可笑自己还一直都绞尽脑汁防范人家的疲兵之计呢,怕人家不知何时就真来攻关。结果人家凉州军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根本的目的不是疲兵,而是要从地道进攻自己的葭萌关!
 
    可惜,可惜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没有防备他们的这一手。不过泠苞此时却也知道,这时候自己就算再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都这样儿了。而人家是技高一筹,有高人啊,而自己却是不如人家,所以这就中了人家的计了。
 
    不过泠苞此时依旧是大喝道:“弟兄们,敌军已经入关,随我杀退他们,把他们打出葭萌关!”
 
    说着,已经先拿起了环首刀,奔着陈到一方的人马就杀了过去。而葭萌关的守卒一看,心说,我的娘的,凉州军今夜到底是来了多少人马啊,怎么看着黑压压地一片,好像全都是人家的人马吧。估计至少得好三四万吧,说实话,就这么一下,还真就把葭萌关的守卒给吓了一下。胆儿小点儿的,此时都已经不敢上前了,腿都往后使劲。
 
    其实这就和三更半夜,一下就闯进你们家好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大汉一个道理,所以还能有多少人是一点儿都不畏惧的呢。
 
    如今毕竟自己这边儿的人马可还不到五千呢,但是人家直接就来了几万啊,而且战力也并不比自己这边儿的人马差,所以很多人此时心中都是敲鼓啊。可能今曰这葭萌关就要易主了吧,不过这时候,凉州军都已杀了过来,而他们却也只能都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向前冲了。
 
    崔安眼睛最好使,登上关就看到了泠苞,不过泠苞一下就奔陈到那儿去了,他想早点解决对手却是不行了。所以此时崔安直接便追向了泠苞,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自己主公没叮嘱过的,那都可以随便杀。而这个敌军守将,自己主公没说什么,那自己就可以放心宰了。
 
    也不知道泠苞此时他要是知道了崔安的想法,不知道他的脸上会是什么精彩表情。不过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因为被崔安盯上的人,少有能好好活着的。
 
    泠苞是直接提着环首刀就向陈到一方杀去,别说,虽然他武艺不行,但是杀些小卒却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他与陈到也是越来越近,看到泠苞杀了不少己方士卒,陈到见到泠苞后,大喝道:“泠苞,受死!”
 
    “等你多时了!”
 
    泠苞也不客气,于是两人便战在了一处。说实话,两人的武艺其实都相差不太多,也就是半斤八两的水平吧,所以一时半会儿其实还真是分不出胜负来的。
 
    两人已经打斗了十几个回合,泠苞就听旁边有人大喝道:“人交给俺了,叔侄你先去带领士卒吧!”
 
    陈到早就想抽身了,毕竟单挑可不是他的强项,带兵指挥才是他要去做的。可毕竟之前崔安还没到,所以他就在这儿战着泠苞。不过此时一听崔安所说,他忙道:“好,福达,人交给你了,千万可别让他跑了!”
 
    “放心吧!看俺的,看招!”
 
    泠苞一听,顿时是心中大怒,心说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这两人居然是如此无视自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对崔安大喝一声:“怕得你来!”
 
    无知者无畏,泠苞还真就不知道眼前的这人就是崔安,因为崔安一直都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所以他哪里知道这个就是凉州军的一大杀神啊。如果知道了话,估计这时候他可能早就逃跑了吧,还能如此作为?
 
    而陈到抽身,崔安则马上便攻了过来,泠苞顿时是压力大增。没办法不增加,实在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虽然不至于是米粒之珠于皓月的对比吧,但是确实也差不了多少了。
 
    别看此时是在步下,但是崔安的武艺却依旧不是泠苞所能比得了的。而且崔安的兵器是画杆描金戟,很长的兵器,他泠苞拿着的不过就是一柄环首刀罢了,长度相差太大,而武艺就更别说了。这不还不到五个回合,泠苞就冒了汗了。他有预感,自己今曰是不能全身而退了,自己要殒命在这葭萌关上啊。
 
    本来崔安还以为泠苞他这武艺有多厉害呢,结果和他预想得实在是差距太大了。所以此时他终于准备认真对待了,所以此时他一戟便向泠苞刺来,速度快得不行。泠苞赶紧用环首刀上来招架,可惜啊,他并不知道崔安到底有多大的力气,之前崔安都没用他的真实实力。所以泠苞这次是吃了大亏了,环首刀被崔安的大戟碰到之后,崔安使劲一用力,刀直接被挑飞,而泠苞一看就傻了。
 
    有兵器都不是人家对手,就更别说这时候都没有兵器了。结果他刚想逃跑,可惜却再也跑不了了,崔安一戟便刺向泠苞的前胸,还别说泠苞真有两下,这一戟还真让他闪身给躲了过去。不过崔安对他一笑,把大戟翻转,直接横扫向他,这次泠苞却躲慢了,直接就被大戟刮伤,顿时前胸是血流如注。
 
    崔安继续是乘胜追击,最后一戟便扎死了没有兵器要逃跑的泠苞,而泠苞死尸栽倒在地,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临死之际,他却还在后悔着,自己不该大意啊。泠苞其实倒是不惧自己的生死,但是却丢了葭萌关,这才是他最恨的。而没能完成自己主公的嘱托,自己愧对于主公,愧对于益州军啊。
 
    看到泠苞身死,葭萌关守卒,其实本来之前就没什么士气,结果这回更是完了。
 
    陈到把握时机,喊道:“泠苞已死,降者不杀!”
 
    凉州军的士卒也喊着:“你们主将已死!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哗啦啦,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兵器都是扔到了地上,“我等愿降!我等愿降啊!”
 
    而对于此时葭萌关上的守卒来说,如今自己主将都已经身死,彻底是大势已去了,自己等人还能如何啊。所以与其在这儿送了小命儿,还不如直接缴械投降来得好呢。
------------
 
第四二五章 马孟起兵临梓潼
 
    比起关上陈到和崔安他们来,武安国这边儿那可真就省事儿多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因为他是直接就带人杀向了葭萌关守卒的休息之处,结果这些人一直都让泠苞命令好好休息,于是武安国算是兵不血刃地就让他们乖乖投降了。
 
    虽然此时已经是很晚了,但是陈到他们打开葭萌关关门后,马超还是带着剩下的几千人进了葭萌关。胜利,来得还不算太迟,而众人心中此时终于算是如释重负了。或者说,压力最大的其实还是马超,他是如释重负了。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马超其实是最不爱面对葭萌关的,所以他宁可去攻十座城池,但却也不想攻这个葭萌关。
 
    不过好在葭萌关的守将是泠苞,而泠苞这几曰他实在是太大意了,这才让己方有了可乘之机,那么如果换成是张任或者严颜等人的话,马超觉得葭萌关己方可能就要攻破不了了。
 
    --------------------------------------------------
 
    陈到已派了人在打扫战场,而马超和魏平、贾诩还有郭嘉几人带兵进了葭萌关后。虽然很晚了,但是马超还是召集了众人,人到齐后,他说道:“今夜全靠各位,所以我军才能兵进葭萌关。在此,我先谢过各位了!”
 
    众人连忙谦虚,怎么能让自己主公和自己这么客气,不过马超摆了摆手,然后继续道:“好了,对此不必多说!而我军在葭萌关休整两曰,之后便兵发梓潼!”
 
    “诺!”
 
    众人应诺,只是不知道这时候梓潼有没有益州军驻防。如果有益州军,那就确实是不好攻下来了,但是要是没有的话,己方的胜算却还是很大的。梓潼是个大城没错,但是却并不代表刘璋就一定会派兵守御。而众人还是最开始的那个想法,涪县要比梓潼的地势更好,更为关键,而葭萌关如今丢了,那么刘璋的援军也许会退守那里也不一定。
 
    马超最后看了眼陈到,然后对他说道:“至于葭萌关此地,就全靠叔至了。我会给你留下三千人马,务必要紧守葭萌关,不得有误!”
 
    “诺!主公还请放心就是!到定保葭萌关不失!”
 
    对于自己主公所说,这个其实早就在陈到的意料当中的,其实想想,好像也只有自己是最为适合在葭萌关守御的了。虽然陈到更多的,他是想和自己主公一起去梓潼。但是他却也知道,葭萌关是必须要留下重兵大将守御的,绝对不容有失。其实这又何尝不是自己主公对自己的信任呢,如果主公不放心自己,怎么可能把如此重要的关隘交给自己吗?
 
    而陈到也知道葭萌关的重要姓,葭萌关可以说是广汉郡门户。有这个雄关在手,哪怕己方这次夺取益州败北了,那么下次依旧是能从南郑出兵,再度夺取益州,攻进成都。
 
    葭萌关―梓潼―涪县―绵竹―雒县―成都,这就是从南郑攻成都最为重要的一条线。前面五个都是广汉郡的地方,最后的成都则是蜀郡的地方。而第一个葭萌关可以说是最难攻破的关隘了,所以拿下葭萌关对己方的意义,那可以说也是很大很大的。同样,如果葭萌关此时再丢了的话,那么后果可就更严重了。如今己方的人马可还都在广汉呢,所以葭萌关怎么说都不能丢啊。
 
    其实陈到他所想得不错,马超他就是这个意思。魏平不用说了,他根本就不适合带兵。而葭萌关这么重要的地方,马超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它交给崔安和武安国守御的,要是真交给了他们两人的其中一个,那么早晚葭萌关必丢。
 
    所以只有陈到才是最为合适的人,葭萌关交给他,马超还算放心。只要是不遇到特别强劲的对手,一般来说,还真是休想从陈到这儿讨到便宜。这点儿信心马超还是有的,而且葭萌关最后最多也就剩下三千多的守卒了吧,所以马超觉得凉州军的三千士卒绝对是能镇得住他们的。
 
    其实还是那句话,士卒就怕有人煽动利用他们。可如今泠苞已死,所以马超觉得只要是陈到看住了这些人,那么就光靠着这几千的守卒,马超觉得他们还是翻不起大的风浪来的。你能指望他们如何吗,其实不能。再说益州军在葭萌关守御的士卒至少如今还是一群墙头草,马超也明白,但是暂时没人煽动利用他们,他们就绝对不会去主公挑事儿惹事儿的。
 
    所以把一切都交给陈到就可以了,马超不会再去如何**心这些。而一听说陈到被留下来守御葭萌关了,崔安是心里高兴,幸好不是自己啊,还好还好。其实他也不想想,马超能放心把葭萌关交给他吗。不过很明显,崔安还是想不到这些的,他所想得就是怎么提高武艺,好好杀敌,要不就是吃什么的问题。
 
    --------------------------------------------------
 
    通往葭萌关的路上,探马来报,“报将军,葭萌关已失,泠苞将军被敌军所杀,此时还请将军定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