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这个叫吴孟的使者可能是阆中的小吏之类的身份不过看样儿应该还是

发布时间:2019-01-21 20:56 浏览:
  阆中的守城武将名叫郅飞,可不是张飞。而且要说其人的本事确实也不怎么样儿,但是却算是比较忠诚的一人,而阆中这地方也没什么人才,所以他就当上了这个守城的武将了。
 
    至于说胆略胆识,他自然是没有多少的,而且为人也算是比较小心谨慎的那类,当然了,这其实是往好听了去说。要真去形容郅飞本人,不好听来说得话,那就是其人有些胆小。所以让他去偷营劫寨,你是想也不用想了,他可还没有那个胆儿去干这个事儿呢。
 
    因为对此时的他来说,自己就是带着两万守卒守好阆中可比什么都好。至于胜利,他是想都没想过,只要不被破城就行了,反正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吧。所以就以他的这种心里,他还能去劫营?明显不可能。
 
    此时的赵云下令,“全军进攻,夺下阆中!”
 
    “杀!”
 
    “杀啊!”
 
    “冲啊!”
 
    ……
 
    赵云明显就是比马超考虑的要多,因为他已经命人打造好了云梯车,虽然也有简易云梯,但是那主要还是过护城河的,而云梯车才是用来攻城的利器。从这点能看得出来,马超没有考虑到的东西,赵云却是早就想到了。这倒不是说赵云就一定是比马超强,只是说赵云考虑得东西,不得不说比马超要全面就是了。
 
    这次赵云是让廖化带兵进攻的,其实想想好像也没别人了,只有廖化是最适合的。
 
    第一赵云作为主帅,他肯定是不好带兵去攻城。因为什么时候主帅才上去攻城,一般来说,那就是实在是没有人了,实在是破不了城了,主帅这时才要上去做最后一搏可以。要不主帅早早上去,不是不行,但是必须要保证能成功,然后能破得了城才行。要不主帅被打退,那对己方士卒士气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主帅轻易是不会去攻城的。
 
    但是也不是绝对的,不排除有人就喜欢带着士卒去攻城,但是有几个那样儿的人啊?
 
    第二张飞也不可能,或者说其实他就是不喜欢攻城。他和崔安一样儿,武艺高超,不过却都不喜欢带兵攻城。要是真想让张飞上去,那还是和前面差不多,一下就能保证成功,破城,他能上去。要不就是逼迫激将他,让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才能无奈地上去。那时候他是想上也得上,是不想上也得上。
 
    第三其实臧霸也不太适合,不是说臧霸不能上,他自然是比赵云和张飞更为合适没错,但是比起廖化来,赵云觉得还是廖化更合适。
 
    而且还有个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主公的嘱咐。临行前,马超说得明白,明确告诉了赵云,如果有机会的话,就让廖化多参战,要是能立些功劳就更好了。而赵云对此那却是牢牢地记下了,马超想法简单,廖化投奔自己也许多年了,但是自己却一直因为之前的事儿而没怎么用他,所以马超觉得这样儿下去肯定是不好,所以便让赵云代他用一下廖化。
------------
 
第四二一章 赵子龙继战阆中
 
    所以,自己主公既然都如此嘱咐自己了,赵云自然是按照马超所说的去做了,于是这便有了此时廖化带兵去攻城的一幕。
 
    而廖化对此安排,他心中自然是高兴万分。虽然是赵云这个主帅下得令让自己带兵攻城的,但是廖化可不是傻子,他当然也是知道的,心里清楚着呢,这一定就是自己主公吩咐了赵子龙,让他对自己照顾,所以他才会如此。要不臧霸臧宣高其实也很合适,好像比自己还合适,至少自己的武艺还有临阵指挥的能力确实是不如他臧宣高多矣啊。
 
    要说廖化其实还算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么个人,他当然是知道自己是不如臧霸,但是最后赵云却让自己带兵攻城了,这不就说明问题吗。那么还能是什么原因如此,自己和他赵子龙又不熟,而且在这上面,他赵云可不是那么讲情面的,所以只能是自己主公的吩咐了。
 
    而此时廖化正带着凉州军,更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汉中军向着阆中攻去。
 
    城头上的郅飞这么一看,心说好家伙,凉州军的人可真不少啊修仙之极品女妖。关键是一个个好像都是勇猛异常,看着比己方都强。要说他此时还真就是有些害怕,不害怕那都是假的。对方凉州军的人马比己方守城士卒可多一些,所以等城破之日,还有自己的命在?郅飞此时突然是有种想要投降的冲动,要说如今这城中可还有两万的守卒呢,但他这时候还没开打就想着投降了。这位他还能有多大的本事。
 
    他确实是被凉州军给吓到了,不过郅飞转念又一想,真想给自己几个嘴巴。怎么能投降,自己怎么能如此呢?自己就算为州牧尽忠了。也不能投降于敌军啊。郅飞此时算是下了决心了,之前害怕是害怕,被吓了也是被吓了,但是他对刘璋的忠心还是绝对有的。以前是刘焉,而这不刘焉不在了,自然就是忠诚于刘璋了。
 
    随即他便对阆中守卒大喊道:“弟兄们,给我杀退敌军,杀啊!”
 
    郅飞现在已经是豁出去了,反正大不了自己就是个死呗,死就死吧。再有还能如何。自己虽然胆小没错。但是却也知道老主公对自己的知遇之恩。自己是无以为报,那么如今也只能是舍弃自己的一条小命了。所以城在人在,城要是被攻破了。那自己也就不用再活了。
 
    果然,郅飞的这话不是没有作用。毕竟一个主将对军中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郅飞这个阆中城的守将,确实对阆中守卒很有影响。如果他还是像之前一样儿,那么胆小怕事儿的话,那么阆中守卒的士气一时半会儿绝对就不会再如何提升,不过如今守卒一看自己主将如此胆小之人都要拼了,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可不认为自己比郅飞还胆小,笑话。
 
    别看不是正规的益州军,但是阆中的守卒却依旧是摆开了迎战的架势。就等着凉州军的士卒攻过来呢。
 
    赵云在后这么一看,心说如此才对,要不对付一群没什么士气的士卒,自己也会觉得没什么意思。听说这个阆中守将郅飞是胆小如鼠之辈,而且还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不过今日一见,也不像传言中的那么无用啊,至少关键之时还是能镇得住场面,起到些作用的,根本就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看来像之前汉中沔阳城守将孔天那个水平的,终究应该还是少数吧,赵云心说。
 
    阆中守卒严守着阆中,廖化自然是攻城受阻。别看这些守卒不是正规的益州军,但是一样能阻挡凉州军一时。而此时郅飞见此情形是心中高兴,心说要是如此下去的话,没准阆中城还破不了啊,而自己也不用早早尽忠了。但是郅飞也算是看出来了,己方守卒和人家凉州军的士卒,战力相比之下确实还是差了些,这个自己却也是不得不承认啊。
 
    结果第一日攻城,没出意外的,凉州军守卒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而赵云果断地鸣金收兵。
 
    第一次无非就是简单的试探而已,所以对赵云来说根本也没什么,都在意料之中的。要是说阆中城守卒不堪一击的话,他还不一定要如何失望呢。不过从如今的情况来看,虽然和自己所想得确实是差得远一些,但是却也没让自己是太过失望,所以说其实还算可以了。
 
    而众人回到了中军大帐后,赵云则对廖化说道:“元俭,今日攻城战不错,明日再接再厉,争取登上阆中城头!”
 
    “诺!还请主帅放心,化一定不负所望!”
 
    赵云听了点点头,心说如此就好,然后继续道:“大家明日再接再厉,争取早日拿下阆中城!之后兵进广汉!”
 
    “诺!”
 
    不管明日参战与否,反正几人都得出阵观战,所以都是齐声应诺。而也别看赵云虽然年轻,但是几人可都是很佩服于他,就连张飞他也不例外。当然张飞佩服赵云的不是他的武艺,而是他的头脑。因为在张飞看来,赵云与自己武艺应该就是不分伯仲,但是他头脑却比自己要强,而这个自己确实是不如人家,所以张飞挺佩服赵云这点的。
 
    --------------------------------------------------
 
    一日后,赵云继续领兵作战,而依旧还是廖化带兵美女圣约书最新章节。这个机会反正赵云是都给他了,至于能不能立功,立下多大的功劳,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对这个赵云可不会再去帮他什么,毕竟立功还是要靠自己才行,靠别人那算什么啊。赵云也明白,就算自己可以,但是想来廖化本人也绝对不会接受的。虽然他和廖化两人不熟,但是有些东西他却还是知道一些的。
 
    就在凉州军士卒还没有冲到阆中城下的时候,只听廖化大喊道:“弟兄们,主公他们也许已经是夺下葭萌关,凉州军已经拿下葭萌关,可我们能落后于他们吗?”
 
    士卒一听,虽然他们也可以叫凉州军,但是准确来说还是汉中军,所以一听廖化所说,自然是起了争强好胜的心,所以便喊道:“不能!不能!”
 
    “好,既如此,大家就随我攻上阆中城头,杀敌军个片甲不留!”
 
    “杀!”
 
    “呜……呜呜……呜呜呜……”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号角声不断,擂鼓声震天,随着号角声和擂鼓声,廖化带着凉州军展开了又一次地攻城战。
 
    昨日一战只不过就是试探而已,所以己方还没有尽全力。但是今日因为是真正正式的攻城了,而且廖化之前还说了一番话,所以凉州军就已经开始了用上劲儿了。要说他们虽然人数没有马超那边儿的人马多,但是攀比,争强好胜的心思可不少。既然自己主公那边儿已经都可能拿下葭萌关了,那么如今这小小的阆中城,己方为何就拿不下来。
 
    廖化在城下还依旧是大喊着:“弟兄们,冲啊!不要让主公那边儿的凉州军看扁了我们!”
 
    士卒一听,说得太多了,绝对不能,所以赶紧都推云梯车到了城下,然后就无畏地登了上去。可惜人家阆中城上的防御可不是吃素的,只听郅飞大喊道:“快,快,放!”
 
    两军再一次地展开了激烈的攻守战,昨日那其实还不算太激烈,但是今日绝对就是了。阆中守卒战力上吃亏,但是占城池的屏障优势,而且虽然人数上没有凉州军三万人马多,但是两万的守卒,在阆中城这儿,其实也不算少了。两万人马,都堵在城墙的垛墙边儿上的话,那得排多少排啊,一时半会儿还真就是拿不下阆中城。
 
    而阆中城一共就有两个城门,南门北门,而赵云攻只是攻着北门。当然了南门郅飞那也派了人马守御,可两方如今只能是在北门激战,南门没什么动静,所以两方都是火力集中。
 
    此时的郅飞一看,心说不好啊,凉州军士卒马上就要上来了,如此的话,会不会越上越多。他当机立断地喊道:“弟兄们,守护城池,杀他娘的!”
 
    说着,来到垛墙边上,把正要登上来的一个凉州军士卒,一刀砍下了云梯。郅飞胆小归胆小,但却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懂。他知道,只要自己这时候身先士卒,才能更让守卒们卖力甚至卖命啊。
 
    他大喝道:“老子都他娘的拼了,你们都想死吗?”
 
    守卒一听,受不了这个,他郅飞都拼了,自己还等什么。昨日虽然对方也来攻城,但是那不过就算是小打小闹,但是今日这可真是来真的了。所以守卒也更加把劲儿,不是只有你郅飞一人知道去拼,咱们也一样儿。
 
    赵云在后面一看,虽然是看不太清楚,但是大致还是能看到的,听到了郅飞的大喝,他心说,可以了。不能再攻了,势不在我,而在敌方,所以此时再也敌军硬拼,是为不智。
 
    所以赵云忙道:“鸣金,收兵!”
 
    鸣金声响,赵云收兵了,而郅飞看着凉州军士卒撤退,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其实不只是额头,就连全身上下,他基本都是汗了。
------------
 
第四二二章 诈降计将计就计
 
    此时看着凉州军慢慢撤退了,郅飞倒是无比佩服自己。佩服自己什么,他佩服自己虽说是已经被吓得腿软,而且腿肚子都转筋了,但是却还能依旧是坚持到最后敌军撤退的那一刻。
 
    说实话,他郅飞也知道自己没什么守城战斗的经验,可结果这第一次守城就遇到了以强悍闻名于天下的凉州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是如此“幸运”。但是这两日来,都打退了凉州军,这个让郅飞觉得,其实凉州军也并不是说就是不可战胜的,也并不是传言那么可怕,至少自己已经是亲眼看到过他们撤退两次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虽说此时郅飞还在暗自小得意着,但是他却也知道,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彻底击败赵云带来的凉州军。所以他此时是冥思苦想,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赵云的大军啊。本来之前郅飞还没想过这些,因为自己怎么可能胜利?但是如今见到凉州军退兵两次,他倒是一下就涌来了一些自信。就是如此两日的时间,却让他的自信心是无比膨胀开来了。
 
    不得不说,人其实有时候可能就会这样,有时可能要被一些表面的东西所蒙蔽,当然了也许那些东西其实就是你内心深处所想的,所以哪怕你心中可能也会很害怕什么,但是却并不妨碍你去用一丝侥幸心里去做什么,就是如此吧。
 
    --------------------------------------------------
 
    这不又是过了一日,赵云这还没准备下令攻城。因为此时他还在自己大帐中,是正准备出兵的时候,士卒却来报,说:“报大帅。营外有阆中使者求见!”
 
    赵云一听,心说阆中使者?郅飞他们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说是要来和己方求和吗?这怎么可能,明显不会是。他们看不出来己方已经是不夺下益州不罢休吗?所以他们怎么可能会来求和呢,但要不是如此的话,那么会是……
 
    反正不管如何,赵云也都知道,还是先把使者给让进来才是,所以便对士卒说道:“好,让使者入营!”
 
    “诺!”士卒便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使者便来到了赵云的中军大帐符石美人全文阅读。
 
    见到赵云后。他连忙施礼道:“阆中吴孟见过将军!”
 
    赵云对他点点头。看得出来。这个叫吴孟的使者可能是阆中的小吏之类的身份。不过看样儿应该还是有点儿小本事的吧,至少在自己面前言谈举止比较得体,而且还算不错。毕竟这可是敌军的大营。两方如今还是不死不休的状态,所以没有点儿胆量是绝对不敢过来的。
 
    “使者请坐!”赵云对这个阆中使者还算客气。
 
    “多谢将军!”
 
    吴孟也不客气,直接便坐了下来。
 
    而赵云此时则直接向他问道:“不知使者所为何来?如今正值两军相争,难道使者就不担心自身安危?”
 
    吴孟闻言则是一笑,“将军可是说笑了,孟也曾闻,‘两国相争,不斩来使’!所以两国尚且如此,更何况你我两方!而且想必将军也好奇今孟之来意吧?”
 
    赵云闻言则是大笑,“哈哈哈。使者所言不错,如今却是正有此问!”
 
    吴孟点点头,便说道:“今在下带来县令县丞还有郅守将几位的意思,他们皆愿投降将军,还请将军不要嫌弃才是!”
 
    赵云一听,心说真有这好事儿?于是便问道:“你们阆中的官吏皆是如此想法?”
 
    吴孟闻言则是缓缓摇了摇头,“实不相瞒,将军,确实还是有几人是不想投降于将军的,不过却在县令还有郅守将的游说下,最后一致决定降将军了!如今这是大势所趋,所以各位觉得当然还是顺应天意为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