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但我也知道如同我这种重要的刑事犯是不可以保释的

发布时间:2018-06-19 17:41 浏览:
  警察小队长皱了皱眉头,却也没说话,直接将手铐给我戴上,并准备押上警车。
 
    可这个时候,霍天赐已经带着自己的手下冲了上来,当他们看到这些警察的时候,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可此时的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对着警察说道:“这个人杀了我父亲,你不能带走他,我要给我父亲报仇。”
 
    这支队伍的小队长,脸色有些不好看,可对方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父亲刚刚死了,生气也在所难免的,索性说道:“霍先生,你别担心,我们一定会依法办理的,这个人如果真的杀了你的父亲,我一定会通过法律帮你报仇的。”
 
    霍天赐现在几乎疯了,张嘴骂道:“你是不是傻,我刚才进去的时候,父亲还是好好地。可他进去不到一分钟,我父亲就死了,不是他杀的,是谁杀的?”
 
    警察脸色阴沉下来:“就算凶手是这个人,我们也要依法办事。”
 
    霍天赐双眼通红的盯着这个警察,随时都可能上来抢人。多亏了那位管家走过来说道:“少爷,咱们还是想着给老爷办后事重要!”
 
    霍天赐喘息的盯着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给我等着。”
 
    面对他的威胁,我却一句话不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说实话,我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圈套里,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越到这个时候,我越要冷静,因为现在我不是一个人,我的身后还有一大群人。
 
    警察很快走了过来,我在两个全副武装警察的看护下,坐着警车来到了警察局。霍老爷子也算是德高望重,他的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所以这些警察直接对我进行审讯。
 
    面对他们的质问,我一句话不说,只是要求见律师,气的那个提审我的警察浑身哆嗦,却没有任何办法。当我被带下去之后,一个人被关在了单独的看守室。
 
    我坐在冰冷的床上,不断的思考着今天的事情,越想越有问题。
 
    按照道理来讲,他可是老江湖了,这么快就答应将账本给自己?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为重要的是,那个管家让我上去的时候,自己什么都没有想,竟然那么轻易的上了楼,这里面分明有问题。
 
    自己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真是该死!
 
    可我却发现了一个细节,霍平东的心脏被人插上了一把刀,而没有任何的搏斗痕迹,这就证明杀他的人,肯定是突然之间出刀。而且这个人是他熟悉的人,否则他不会一点任何的防范。
 
    那个人是谁呢?他的儿子霍天赐?可事情过后这个霍天赐的痛苦愤怒,并不是假的。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管家,而且也是管家让我上二楼见他,在时间上完全有动手的可能。
 
    可是,那个管家杀了自己老爷,只是为了嫁祸我?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我越想越糊涂,最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被警察敲打栏杆的声音叫醒。两个警察看我这个样子,不仅讥讽道:“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睡觉呢?行了,你见见律师吧!”
 
    我心里明白,燕九逃走之后,肯定密切注意这里的事,而我进了监狱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便立即找律师来见我。
 
    想到这里,我走到了探望室,让我有些意外的竟然是龙海生律师亲自来了。他可是江春市知名的大律师,而我们是老熟人了。对方见到我后,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这里没有任何的窃听器,也是隔音的,我们之间的对话不会有人知道。”
 
    我点了点头。
 
    对方接着说道:“林总,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人是不是你杀的?”
 
    我苦笑一声道:“你觉得可能吗?”
 
    龙海生点了点头道:“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会独自一个人去对方的办公室,而那把刀上为什么还会有你的指纹?”
 
    我猛然愣住了,诧异的说道:“刀上怎么可能有我的指纹?”
 
    龙海生点点头道:“不但有你的指纹,而且有你五个手指头握住这把刀的指纹,按照现在的证据,你被定罪的可能性很大。”
 
    我深吸了口气,思考了一下,低声说道:“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我绝对没有杀那个人,而我之所以一个人去二楼,是那个管家告诉我的,我也是糊涂了。”
 
    龙海生点了点头,可他却皱了皱眉头说道:“我相信林总,可是这次你真的很危险了。霍平东的死因就是被刀刺中了心脏,而他死的时间,正好是你上楼的那段时间,而其他人都有不在场证据,而且刀上有你的指纹……”
 
    我没有再让他说下去,眼珠子转了转后,低声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我却是没拿过刀。不过我就奇怪了,那些警察为什么会那么巧合,就在我跳出墙的瞬间来到这里,在我看来,他们已经埋伏好的。我刚才想了想,他家的别墅富丽堂皇,可是后面为什么会有那个架子,让我正好能够跳过围墙,这与周围的建筑很不搭配,这应该是专门给我下的套。”
 
    龙海生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很快想办法放你出去了。”
 
    很快,时间到了。
 
    我并没有说什么,被他们送回了单独的看守室。这期间又有不同的人审了我两次,不过我已经下了决心,不管对方说什么,我都不说话。
 
    有个警察终于忍不住了,想要上来对我动私刑。可一个老警察很快的走过来,在这个小警察耳边说了两句,这个小警察忌惮的看了我一眼不在说话。
 
    我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可我相信这些人,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找到证据,因为我是他们的兄弟。
 
    时间就那么一点点过去。这里的食宿虽然不好,但对我来说根本不在意。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在看守室中,没有那么多文件要批阅,也没有谢龙和左青时时刻刻提醒我要去韩先生那锻炼,更不用为秃子和燕九的婚事操心。
 
    倒也挺悠闲的!
 
 第七百二十章 释放
 
    更有讽刺意义的是,我在这里竟然睡了好几天懒觉。
 
    这不免让我突然觉得,这里的床虽然硬一些,但这种悠悠闲闲的生活也挺不错,至少不用累的和死狗一样了。可是,好日子并没有过多长时间。我被抓去的第三天,警察的态度突然变了,并开始轮番的审问我,那样的架势仿佛有什么压力一样。
 
    而第四天的早上,则发生了一件连我都莫名其妙的事情,那就是这些人将我放了。
 
    我虽然并不太懂法律,但我也知道,如同我这种重要的刑事犯罪,是不可以保释的。可这些人却莫名其妙的的放我出去了,只是这些警察看到我出去的时候,脸色不好,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
 
    我当然不会管他们怎么样,走出了警察局之后,门口有一排车停在那里。让我欣喜若狂的是,来接我的不仅仅有秦念和龙海生,柳晓晓竟然也站在车边,向我挥了挥手。
 
    我兴奋的走过去,拉住了秦念和柳晓晓的手,进了车里。
 
    当车慢慢开动之后,我的脸色变得很怪异,看了看秦念后说道:“你们给我个解释,这帮人为什么会突然放我出来?”
 
    秦念轻轻叹。
相关阅读